阙才

wb: @洛殇_事关白玉堂别跟我讲道理
请各位谨慎关注!!!是条千年老咸鱼!!!

本命白玉堂/奉孝么么哒/理论上不会爬墙但精力有限未必能都兼顾/一个摸鱼画画全凭手感和心情家伙

色彩练习。逐花。
画面来自桑河的《[猫鼠]刀剑惊情》——

身随心动,展昭还没有想明白,右手已经扬起,一枚袖箭激射而去,流星赶月般飞向白玉堂后背。白玉堂拧身抬手,指间夹住袖箭,展昭飞纵上前,拦在了白玉堂的前面,一掌击向白玉堂,白玉堂向后避让,两人前后左右,你一掌我一掌,左击右挡,腾挪闪避,芦花纷飞如漫天花雨,两人身形穿梭如飞燕。
白玉堂被激兴起,此等芦花虽然年年得见,却无人有此轻功陪他在这芦花中追逐留连。刚刚要走,也不过是意识到展昭竟是与他游戏,面子上过不去。此刻白玉堂凝定展昭,进击时如灵猴猱身而上,避让时如风旋雪转,动时如行云流水,静时如露沾草叶,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展昭气定神闲,你进我退,你退我进,左右回环,首尾相顾。
毕竟比不得陆地之上,因需时时刻刻注意足下,且又立足不稳,两人打斗动作很是舒缓,竟似寻常之时与至亲之人彼此演示观摩对方武功,没有刀光剑影,没有杀气凌人,只有雪白芦花漫卷,只有如银月光挥洒。两人势均力敌,胜似闲庭信步,在这花海之上、清辉之中追逐徊转。

评论
热度(46)

© 阙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