阙才

wb: @洛殇_事关白玉堂别跟我讲道理
请各位谨慎关注!!!是条千年老咸鱼!!!

本命白玉堂/奉孝么么哒/理论上不会爬墙但精力有限未必能都兼顾/一个摸鱼画画全凭手感和心情家伙

【转载】话说展昭的两面性

琰羽:

在简书上看到这样一篇有趣的分析,不想这样的好文流失,所以搬过来。


--------------


其一:庙堂与江湖


有人说,展昭是一个侠客,但他又是一个官。那么,他到底是“官”还是“侠客”?或许,二者都是。


因为他有两面性,所以矛盾,所以特别,所以可爱。


然而,在我看来,“官”与“侠”的两面性用来形容昭,并不是很合适。我宁可用“庙堂”与“江湖”。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范氏之忧用于展昭,可作稍改。身处庙堂与江湖的夹缝之中,上忧国,下忧民。这就是展昭


其二:侠之惑


展昭与普通的侠客诚然是不同的,然而,这些不同是否是主?或问:不同为本还是相同为本?


展昭究竟算不算是一个侠?或者,是不是一个完全的侠客?


那么,“侠”的定义是什么?“侠客”的定义是什么?“武侠”又是什么?


一个很古老的理念说,武侠之精义,在于“侠”而不在于“武”。也就是说,侠为本,武为末;侠为灵魂,武为形骸。


所谓侠之大,为国为民者为上,快意恩仇者为末。所以,侠之根本,其实可说是“庙堂”与“江湖”的统一,或者说,无在乎于“庙堂”与“江湖”的外在区别,而贯穿二者的内涵.而“武”之义,望文解字,在于“止杀”而不在于“杀”,可见“武”之根本,可说与“法”之根本同出一源。以暴易暴乃不得已而为之,所谓“佳兵不祥”,可见兵戈并非上选,用于“止杀”亦是不得已而为之,用于“杀”则非但大违本意,而且君子弃之。


只是,在历史发展中,“武”被赋予更多血腥的涵义,而“侠”则成为负载这一内涵的有形外延。或者说,在文明社会所隐藏的原始人性的嗜血快意。


一个不应该的年代……


庙堂与江湖,在不可调和的利益矛盾之下决裂,侠,成为双方必争之地。


一边是忠君卫国的大旗……一边是除暴安良的号召……


胜负之间旋转,双方都脱离了侠的灵魂,脱离了原有的本质,一个贪欲暴戾,一个嗜血张狂。


只有侠,依然高古。


其四:武侠精神看展昭


展昭可说是一个“侠”,一个纯粹的“侠”,一个正宗的“侠”,一个高古的“侠”。


用自己的生命和青春,撑起一片青天……侠肝;


先人后己,重视每一个平等的生命……侠骨;


不畏险阻,每遇危难身先士卒……侠胆;


不能有情,却诚恳对情……侠情。


他来自草莽,却身在公门。


他身居庙堂,却未脱江湖。


既不持权横行,也不持武犯禁。


庙堂之高,竭力国事,不忘百姓,为民疾苦奔波,为民请命,不惧权势,不攀富贵,不卑不亢,置官场争斗于身外,置个人得失于身外,此庙堂之侠风。


江湖之远,顾全大局,不忘国家,保境安民,不恃强凌弱,不以武犯禁,不计个人荣辱,不求扬名天下,此江湖之侠风。


庙堂之侠,展昭无愧。


江湖之侠,展昭无愧。


何谓侠之大?此即是。


 
 


文/迷糊圣人(简书作者)
原文链接:http://www.jianshu.com/p/0092b98ca316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标注“简书作者”。




说点自己的感想。


三五众人可爱就可爱在他们各有个的优缺点,真实就真实在他们的优缺点。很多人说讨厌高大全的形象,可是一旦把某个人物当了本命就恨不得他高大全。这种心情我理解,可还是觉得接受其本来的样子,不用自以为是的喜欢去绑架人物的本性,这样不是更好吗?


我一直说,在三五中展昭受封四品官后回到家乡的那段超级可爱!先是被老忠仆数落了一顿,他闭着嘴巴老老实实的听。那副“哎呀妈呀怎么还没念叨完”的无奈与“算了算了,我这就算是尽孝吧”的复杂心情糅合表现的特别好,寥寥几笔一个真实可爱的汉子形象就出来了。那种对忠仆的厚待也在不言中。


第二天四里八乡全都来贺,结果第三天他老人家就撂挑子玩去了!这段看的我简直捶桌,太可爱了有木有!全文不写无奈,可那种疲于应付不愿应酬的心性被表露无遗。这样的展昭不得不说,还真有几分猫儿性!可爱的很!


比起高大全的形象我更喜欢这种不善应酬,自由自在,存了点小心思在胸中又能识大体的展昭。

评论
热度(32)
  1. 青衿雪驹踏寒山阙才 转载了此文字
  2. 阙才琰羽 转载了此文字

© 阙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