阙才

(不用〖洛殇〗这种中二的黑历史当圈名了!)
请各位谨慎关注!!!千年老咸鱼!!!

本命白玉堂/奉孝么么哒/大部分情况下不会爬墙,但精力有限有时难以兼顾

【三五感评】 爱而知之

【事关白玉堂,不要给我讲道理】
字字入心坎。
看他,爱他,心疼他。我知道他的好。
可惜没有什么好的文采可以像太太一样用文字表达自己的心情,我只能说——
我愿意为你提画技!!!我愿意为你画爆肝!!!
但愿能绘出那个在夜幕中热烈绽放的白玉堂。

琰羽:

关于白玉堂,网络上的言辞洋洋洒洒早已超过原著的字数,有激烈的批评、有不屑的嘲讽、有严厉的指责,还有貌似公允的教导与分析……看着这些文字,我只感到深深的倦怠……真的,不是矫情或者高姿态,只是厌倦了那么多关于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道德、什么是良好人生观的灌输。他是谁,他做过什么,他怎样的活过,我全都看到,看的明明白白,对我而言,这已足够。

手段狠辣行事刻薄如何?桀骜不驯恃才傲物又如何?入宫杀人、题诗宫闱如何?夜盗三宝、陷空困猫又如何?即便这些是罪,这罪名不落在白玉堂头上,也会落在别人头上。侠客之道本为义,急公好义荡尽人间不平就是他的道理。行侠仗义难道仅仅是光耀的声名?将这份荣耀握在手中之时,难道不也是选择了背负起难言的暗昧与罪孽?

你瞧他,在潘家楼上,一听闻那老人的遭遇便立刻秤金还钱,一听项福所为便怒气嗔嗔拂袖而去,这样的行为哪里经过什么思考与算计,分明就是心之所至的情感流露;你看他,一路跟着颜家公子蹭吃蹭喝全无形象,一见北侠便霍霍出手输了便负气自尽,全无世事人情的做作,只有孩子般的决绝与直白!

然而,孩子也终有要长大的一天,纵使他不愿,纵使我不舍,可这世事曾为谁停留?人都道,强扭的瓜不甜,可多少时候又非要让那叛逆尝尝什么叫胳膊拧不过大腿?君不闻,陷空岛上一句句“姓白的”、茉花村里一声声“护卫老爷”,于是讥讽的、谩骂的,恨不能扭了他的头摁着按所谓人情规矩行事的……


侠客之道,看似热闹亦孤绝,看似风光亦凶险,一桩桩一件件,他岂不知?然而茫茫征途义字当先,舍生取义虽死不悔……所以,你瞧,他其实什么都知道,他只是不去辩解,不屑辩解。比起那些站在温暖彼岸指手画脚的评论家,我只是心疼这个傲气决绝的赤子顽童。

所以,还有什么好讲呢?我知道他不完美,他从来也不是完美的那个,可他为什么要完美?私心一点来说,即使没有人认同也无所谓,即使没有人分享也无所谓,只要我知道他的好!不,好与不好都不重要,只因为“白、玉、堂”那三个字于我已是起手无回的命途,白纸黑字般凝一世英魂入心册。

一个人爱的久了爱的深了,便如一根刺一杯毒,入骨刻痕,无法泯灭,也无法条条缕缕的说道清楚。套用一位前辈姐姐的话来表达心情,“事关白玉堂,不要给我讲道理!”

爱,没有道理。

评论(5)
热度(32)
  1. 青衿雪驹踏寒山阙才 转载了此文字
  2. 阙才琰羽 转载了此文字
    【事关白玉堂,不要给我讲道理】字字入心坎。看他,爱他,心疼他。我知道他的好。可惜没有什么好的文采可以

© 阙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