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殇

谨慎关注!!!千年老咸鱼!!!
事关白玉堂别跟我讲道理。

【鼠猫无差】晴(题目我乱起的!反正是小甜饼就对了)

(一句话梗概:展护卫和小耗子的幸♂福♂生♂活)

【以下食用须知】

*有灵异。私设满天飞,ooc有,部分涉及原著

*有冲霄。但我是亲妈,一切都为小甜饼服务!

*逻辑死。但我甜!(喂喂)

*关于无差。其实我一直都站不定队,两个铮铮汉子无论哪个我都不愿意让他们被压在身下(。)只要在一起就好了对不对,所以我选择无差。站队全凭诸君喜欢,别打架就成

【发小甜饼为考试积德(。并不能)】

===============================

黑云迅速地从远处翻腾着奔涌过来,那是沸腾海洋在半空中的镜像。本该将流水白银般光辉洒向大地的望月被沉甸甸的黑云遮挡得严严实实,没有一丝光芒的天空黑暗得竟不似真实。
地面却笼罩在一片死寂中。与半穹的喧嚣形成极其鲜明的对比,地面的气流微弱得连一片落叶都无法掀起。
夜已深,襄阳城的百姓早早的熄灯闭户了,偶尔那么一两盏门户前闪烁着的灯笼,仿佛野兽在暗中窥伺的眼。
空气中浮动着暗魅诡异的色彩。一切好像都在暗示着,在如此不正常的夜晚,总该是要发生点什么的——


却听一阵锣声惊响,人声嘈杂。
冲霄楼上火光乍现,一瞬间火舌直窜霄汉,映红了半边天。木制的高楼在烈焰红光中发出噼里啪啦的可怖声响,横梁在高温中烧焦断裂。
“哈!铜网阵里有了人——”
出声者还未来得及摆出幸灾乐祸的神色,却一阵凉意贯胸,顿时没了气息。
青年冷笑一声,将剑从那人胸口一把拔出,眸中隐隐透出几分嗜血的狠戾。
剑果然是好剑,血珠自剑刃滚落竟不留一丝痕迹,反更泛出几道青凌凌的寒光。
襄阳王府守卫冲霄楼底的一众护卫看着满地尸体横陈血流成河,只觉心底怵然,本将逼近青年的包围圈竟不由得松散开来。
除了手中紧握的巨阙可以证明身份,面前这人哪有半分南侠传闻中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模样!
展昭呸地吐出口中污血。
他浑身是血,有自己的,也有别人的,一身血污浸染下已经看不出蓝衫的原本该有的清爽颜色。他的发带也早已在先前的打斗中散落了,如今披头散发,血染面庞,眉目带煞,他当然知道此刻的自己人不像人,倒更像是从炼狱爬出的索命修罗。
展昭原不通机关精巧,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守在楼前为孤身闯楼的白玉堂争取时间。只是如今……
展昭回头望了一眼尚在燃烧中的冲霄高楼,缓缓眯起了眼。


几日前,花厅内。
“这一连探访数日总算有了眉目,”包拯顶着张黑脸,长呵口气,“那襄阳王有一卷盟书藏于冲霄楼,盟书上悉数记了与他共谋举事之人,若能得此盟书,便可以坐实赵爵谋反篡国的罪名。”
他声音一顿,“眼下取得盟书已势在必行,但……”
公孙策接话道:“但这冲霄楼内机关凶险狠毒无比,要想夺取盟书可谓不易。”
“属下愿——”
“我去。”展昭才刚一开口,话头便被生生打断了。他回过头来,只见白玉堂正一手抱着食盒另一手探入其中,从里头拈出最后一块桃花酥放入嘴中细细咀嚼,仿佛咥食的耗子一般眼眸半眯,说不出的享受。直到咽下最后一口糕点,他才拍拍手中的糕点屑碎扬唇笑道:“别的不说,这机关要理白某还是略通一二的,冲霄楼由白某前往最合适不过。”
包拯拈须沉吟半响。陷空锦毛鼠极擅机关之术,声名远扬,纵然自己身处庙堂亦对此有所耳闻,兼之武艺高强,白玉堂的确不失为闯冲霄的绝佳人选。
展昭朝这个年少华美的白衣侠客望去,目光不期然与对方撞上。白玉堂冲他长眉一挑,灯火映照间更衬得他眼底一片流光溢彩,神采焕然。
展昭上前一步抱拳对包拯道:“大人,属下愿与白玉堂一同前往。”


巨阙再次刺穿了一个人的喉咙,身后的刀刃却没能躲过,划破皮肉的声音刺耳而惊心。展昭只觉得额前冷汗滴落,步伐一时间有些虚浮起来。
远处的嘈杂声不断近了,只听一声“王爷驾到”,赵爵在一大队护卫的簇拥下围了过来。
展昭剑法高明,先前同他血战的几人看着接二连三倒地不起的同伴本已做好了随时加入地上死尸行列的准备,这会儿见来了一帮弟兄援手,顿时精神起来,直道天降救兵,出手愈发狠厉。
源源不断加入进来的敌人让展昭有些招架不住。纵使南侠本事如何高强,却也毕竟一拳难敌四手,先前一番酣战本就耗废了不少体力,加上前前后后受的大伤小伤,众人围合之下渐渐落了下风。
赵爵神清气爽地双手抱胸观望着这边的战况,嘴角已然浮现出胜利在望的笑意。
还道赵祯这小子多么能耐,只派这区区二人便想扳倒本王?可笑!
展昭暗暗咽下从喉咙深处涌上来的腥血。身上又添了几道狰狞的伤口,已经变了色的衣衫被染上了更深的墨色。
巨阙剑刃上滴落的鲜血蜿蜒成了一道小溪。
按照计划,这个时候大人该带着圣旨和金牌率着兵马过来了……
王府门前一阵骚动。
他昏昏沉沉地想着,可是白……
白玉……


白玉堂斜倚在椅背上,看向展昭的目光渐渐冷彻下来。
“展昭。”他终于开口,语气平静,语速平缓,捏着刀柄的手指却因用力而发白,“怎么,只许你为侠之大者守护青天,不许我白玉堂为社稷江山岀份力么?把你白爷爷当成什么了!”
展昭沉默无语。
自从他们从包拯那里接下了夺取盟书的任务之后他就开始夜夜做梦,只看见梦中白影万箭穿心,血溅冲霄。展昭心下不安,自己不通机巧,可让白玉堂一人闯楼确实太过冒险,开口一提,却不想触了这再骄傲不过的白耗子逆鳞。
对面的白玉堂嘴唇微抿正定定地盯着自己,一副不给个令他满意的答案誓不罢休的架势。
他太了解白玉堂了,若自己不肯松口,这只耗子八成一到夜黑就会悄悄带着他的雁翎孤身一人直闯冲霄。
烛芯未剪,在明明暗暗中烛火啪叽一声灭了。
视野一下子黑暗下来。
“你明知我不是那个意思。”展昭叹了口气,“展某只是担心……若你一去不回……”
“果真如此,白爷要你替我好好活下来。”
知道展昭这算让了步,白玉堂轻轻一击桌面,嘴角勾出个弧度来。黑暗中展昭看不清他的脸,但他想象得出来,灿若阳花的笑靥如何惊鸿明烈。
“别忘了,你我可是一起去的。”
他一咬牙:“若是换作你……爷也会这么做。”
“……”
展昭沉默半响,最终还是伸出手来,手指微屈。
“展昭不想看到有这么一天。”
“自然。”白玉堂轻笑一声,也屈起手指,在空中与展昭碰了一下,珍重道,“白某如是。”


兵刃相交声震天响,展昭眨了眨眼,感觉这些声音正在离自己远去,眼底慢慢有黑雾漫了上来。


“……冲霄凶险,万事小心。”展昭张了张口,于机关之道他一窍不通,想说点什么又不知从何开口,最终只能吐出这八个字。
“爷有九条命。”白玉堂低嗤一声,伸手弹了弹手边已空的酒坛子,眸中隐隐染了一层蒙着醉意的水光,衬得他的眉眼意外的十分柔和,“倒是你呀,猫儿,”他凑近展昭,拉出个暧昧的距离,口中呼出的温热酒气直直扑到对面那人脸上。
展昭觉得自己脸上有点发烧。
“仅凭一人吸引王府守卫火力,这任务可不比我轻到哪里去。相比起来……爷更愿意和你这臭猫一起好好活着。”白玉堂哼了哼,半眯眼眸,“要替你活下去……白爷这亏吃得可就大了。”
展昭一愣,一抬头便望入这少年侠客漂亮的桃花眼中。
仿佛调笑般的口吻,白玉堂的神情里却带着几分近乎执拗的认真。
他侧了侧脑袋,颔首微笑道:“展某定会保护好自己,不叫白兄吃了展昭的亏。”
月华如洗,月色投射下两人的影子交融重叠,分外缱绻。
微风带着凉意徐徐拂过。一时间酒意上涌,白玉堂打着呵欠伸了个懒腰。
“事情了结后爷请你好好吃一顿。唔,太白楼那过了一斤的活鲤鱼,要尾巴像胭脂瓣儿相似……”


展昭在满鼻子药香萦绕中睁开眼睛。
“呦,醒得正是时候。”
公孙策替他垫好身下枕头以便他靠在床头,然后将一碗浓黑的药汁径直送到他唇边,“温度差不多,可以喝了。”
展昭有点尴尬地抽抽嘴角:“……先生,展某可以自己来……”
正欲伸手接碗,却感受到神经末梢传来的一阵疼意,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身上缠满了绷带,洁白的纱布上因方才牵动了伤口又隐隐渗出了点红迹。
公孙策的脸色不太好看。
“喝完给你换药。”语气不容置疑。
他无奈地从了。
就着公孙策的手抿了一小口药汁,展昭表情立刻变得微妙起来。
……娘诶……
得加多少斤黄连才能苦成这副德性……
展昭偷眼看了看公孙策,还是默默地将药汁吞了下去。
公孙先生的眼神好吓人,怎么办不敢吐出来呀qwq
好不容易在公孙策逼人的目光下清空药碗,展昭吐吐舌,终于有机会问出自己憋了许久的问题了。
“先生,我……”
“五天。”公孙策忙着给他换绷带,眼睛抬都不抬,“你在床上躺了五天。”
展昭注意到公孙策眼下的青影,见他面庞看起来比以往憔悴不少,知道这几日先生不眠不休地待在床边照看自己,不由心中十分抱歉,一时间竟不知该怎么开口询问襄阳案进展如何了。
以及……
……
公孙策冷不丁开了口。
“冲霄楼崩塌现场只寻到一片烧焦染血的白衣……还有一袋飞蝗石和白少侠使的那把秋水雁翎刀,我都替你们收着了。”
“……”
展昭闭了闭眼。
果真还是……
他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却猝不及防一阵心口大恸,张嘴哇的就是一口血。
口中的苦涩感一下子翻涌起来,居然比那汤药的苦味更甚。
公孙策面无表情地呵了一声。
“这会儿倒知道心疼了?!自己在场上玩命的时候就不知替我们考虑一下?!”他恶狠狠道,眼角却慢慢有些潮红起来。
他想到那日自己随包大人赶到时,眼前这人分明脸色苍白如纸仿佛随时都要倒下来,却不要命似的挥舞巨阙在一片合围中厮杀得血肉横飞,竟似走火入魔了一般。
“自己的命都不知道好好珍惜,还拿什么来珍惜其他!”
终于,这个开封府上下都喜爱并心疼着的青年,在一片讶然的目光中如放慢镜头般的倒了地。
咚的一声,他不知道是展昭着地时的闷响还是心脏在那一瞬间剧烈跳动的声音。
展昭垂着头虚心挨骂。那时他抱着侥幸心理,脑子里只想着若能多解决几个敌人便多解决几个,说不定白玉堂没出事,自己也好接应他……
被冲霄带来的恐惧攥住了的心,没有空余考虑那么多。
“……对不起。”
对开封府众人,也对那个……冲霄前夜尚对自己浅笑晏晏把酒言欢的人。
——对不起,他险些没能履行之前的约定。
公孙策想起这几日王马张赵四人天天围在这床头嗷嗷嚎着“呜呜呜都怪俺武艺平凡不能上场帮展大哥一把”“嘤嘤嘤要是我能替展大哥挨几下就好了”之类的话,惹得他烦不胜烦,直接将四人轰了出去。现下展昭重伤,这四人大概正在包大人身边顶替展昭原本的工作,等他们回来时看到他们敬爱的展大哥醒了不知该有多高兴。
——还好展昭这一身伤重则重矣,看着可怖却没伤及要害,修养得好了就不会留下什么大碍。
“罢了,我也不该这么说你。”公孙策叹了口气,拎着药箱起身道,“你先好好休息,包大人这几日忙着处理襄阳后续事项,回头再来看你。”
襄阳后续……?
见公孙策打算离开,展昭急忙道:“公孙先生……那盟书如何了?”
公孙策捋了捋胡须。
“你在昏睡期间还真错过了不少事。盟书得手,证据确凿,襄阳王伏法,开封府的龙头铡可算派上了用场。”
“那……”
知道展昭想问什么,他摇摇头,又叹了口气:“盟书自然是白少侠取到的,只是……”
他转身离开了一阵,很快又转回来,手心多了个小巧的软垫,上面静静伏着一只白色的小耗子。纱布在小家伙身上打了个十分写意的结,被纱布密密实实缠裹着的小家伙如粽子一般,此时只有五官还露在外面。
展昭怔忡几秒,从公孙策手中接过小耗子,捧在掌心细细端详了起来。
他的手在颤抖。
也许是累得狠了,两人的交替移动都没能把它惊醒,小家伙依然毫无警觉地陷在沉沉的睡眠中,双眸紧闭,长长的眼睫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看起来乖巧得紧。
公孙策觉得那个火光冲天的夜晚大概会成为开封府所有人的噩梦,先是展昭一头栽地昏迷不醒,再接着……
“白某……咳,白某不负……”
沾满血污的锦盒被送入包拯手中。真亏了这精巧的盒子密封性良好,里面的盟书竟完好如初,一点污损都无。
白玉堂隔着带血的视线看了一眼靠在公孙策怀中的展昭,似乎笑了一下。他们只看到白玉堂勉力抬起手来,指尖凝出的一团莹白柔光晃悠悠地笼罩在展昭身上,然后……
然后……白玉堂就嘭的一下消失了?
消失了!!!
他们好不容易在这片废墟上找到这只浑身上下血迹斑斑已经奄奄一息的小耗子。公孙策何其聪慧,联系先前所有,很快就明白了情况。
“约莫是消耗过多,一时半会也许无法恢复人形。”
展昭望着掌心失而复得的珍宝,一瞬间竟有点热泪盈眶。
你看,至少我们都还在。
真是太好了。
公孙策看着这一人一鼠,觉得眼下自己再呆在屋内似乎有点碍事,正欲掩上门离开,突然想到什么一般停住了动作,冲展昭的方向深深鞠了一躬。
“辛苦你们了。”
“还有……谢谢。”


等襄阳事了,赵爵翼下各余党结清,展昭的伤也养得差不多了,白玉堂开始活蹦乱跳起来,只是始终保持着锦毛鼠的形态没能变回来。
“别闷在开封府了,待你伤养好就出去走走吧。”包拯望着丰神俊朗的红衣青年,心中颇为感慨。
这些年来开封府的确亏欠他太多了,包拯还记得这本该笑傲江湖的南侠初入开封时在江湖人的不屑哂笑中渐渐隐没的真心笑容。尽管展昭总是对他恭谨而有礼地微笑道“若入庙堂能更好地守护这方青天,展昭愿为大人手中利刃”,但在那份属于江湖侠士的铮铮铁骨被桎梏于这方小小的京城后,展昭眸中盈了多少孤寂和落寞包拯都看在眼里,却无可奈何。
直到后来白玉堂闹东京,一场“鼠猫”相斗之后两人竟化干戈为玉帛成了惺惺相惜的至交,包拯才见展昭重新敞开心扉,有了可以交心相谈的对象。展昭本就是个内敛的性子,眼见他在面对白玉堂时发自内心的愉悦才终于多了起来,此次襄阳之行却令这二位陷入险境,包拯委实心下不忍。
赵祯爽快地批下展昭大半年的长假。末了突然想起了却襄阳一案的另一位功臣:“那位……白义士如何了?”
“……重伤未愈,尚在修养。”总不可能实情托出,展昭只好这么回道,顺便伸手抚了抚藏在袖内被憋得发慌的白耗子。
逆着光线,落入赵祯眼中的红衣青年周身分明笼罩着几分失落的意味,他不由得一阵唏嘘。


一匹马,一柄剑。
他也曾经独来独往,是人生逆旅再普通不过的行人。两手空空,只须凭这两样,就能脚踏清风,作游历浪子闯遍天下。
可这次毕竟不同了。
展昭离开那日恰逢春风扶柳江南又绿的好时节。天朗气清,惠风和畅,阳光携着恰到好处的暖意以最大的包容拥抱众生。公孙策将包裹好的秋水雁翎刀和墨玉飞蝗石一同郑重地交到展昭手中,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不知哪来的一人一只小手帕在空中滴溜溜地挥着,眼泪汪汪。
“展大哥早点回来呀俺们会想你的~~~”
包拯笑着拍了拍他的肩:“保重。”
青年着一袭简单的蓝布白边衣衫,一如既往笑得春风化雨般温和。打点好不多的行装,他戳了戳歪在自己肩膀上显然还没睡醒的小耗子,回身冲众人抱了抱拳,正欲翻身上马时,厨房张大娘拎着个不大的食盒匆匆跑了过来。
“听闻你们这就要走,赶忙做了这个。”她腆着脸将食盒递上,有点不好意思道,“白五爷一向爱吃老身做的桃花酥,你们这一离开呀,不知道得等多久才能再吃上了。”
听到有吃的,刚被展昭唤醒还一脸惺忪的白玉堂一下子甩着尾巴蹦哒起来。小家伙冲展昭眨巴眨巴墨玉般的眼瞳——喏猫儿,你这开封府还是有人惦记着爷的!
展昭无奈一笑,伸手接过食盒,向张大娘道了谢。
这回是真的要离开了。
开封一众望着展昭渐渐远去的蓝影,他肩上的小耗子一身白色毛皮,在阳光下隐隐泛着锦色流光。白玉堂抱起小小的爪子,似模似样地冲众人拱了拱爪,算作道别。


展昭松松的拽着马绳,并不催促,任由它随便走,不知不觉也晃了好长一段路。
白玉堂是个喜热闹的性子,这一路的静坐显然让白耗子开始乏味起来,百无聊赖地用爪子揪他鬓下散落的墨色碎发。展昭多次阻止无果,见眼前便是水源,刚好停下来叫马儿好好修整一翻,顺便解救一下自己惨遭魔爪的头发。
放马儿自己去饮水,展昭也掬起捧水洗了把脸,顿时神清气爽。
小耗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抱着块桃花酥窜到树上去了。桃花酥香气馥郁,被风这么一吹,桃花浓郁而甜腻的香气瞬间弥漫开来,直直钻入鼻孔,盛了满满当当的温柔。展昭心底一下柔软起来,他抬起头,正好看见小耗子抱着桃花酥懒洋洋地靠在树枝上,一口一口吃得矜贵而优雅。
白玉堂也在垂眼看他。此地人迹罕至,静谧幽雅,唯有零星虫鸣清脆响亮,却难以辨认音源所在。树影影影绰绰地在微风中轻轻摇曳着倾洒在展昭身上,只见那双刚刚浸润过清水的猫儿眼圆圆地睁着,看起来迷茫又无辜。
小耗子低头咬了口桃花酥。
这么看上去……猫儿还真是秀色可餐。
展昭望着吃得欢快的白耗子,恍惚间好像看到了那人一身白裳银靴,斜斜地倚着树干,也是这副慵懒的神态,一手轻拈起糕点往嘴里送去,另一手冲他晃了晃手中酒壶指向空中,笑得恣肆、张扬,无所顾忌。
“看那朵云,像猫。”
如雪白衣在风中肆无忌惮地舞动,一头乌发在阳光下像是镀了金光,被风扬起的发丝有点凌乱地拍在脸上。那人桃花眼弯弯的,在光线的反射下看起来水光潋滟,又黑又亮。
展昭微微一笑,收回飘飞的思绪。
其实这样也不错。没有公事繁琐,唯清风斜柳与虫鸣啾啾相伴,好像普天之下只有他们两个一般。
他伸手接住餍足了才从树上溜下来的小家伙,眼底是淡淡的无奈和纵容。
不管是风流俊俏的少年模样抑或是拥有一身漂亮毛皮的锦毛鼠形态,只要是白玉堂,总归是好的。
——好像这抹耀眼的白影已经在他心底生根发芽,只要能看到他,心中便无端的填满了仿佛要溢出来的喜悦。
空中浮动的尘埃似在舞动时光线条下无声的乐章。
也许……这就是他们所谓的“岁月静好”罢?


时间过得出奇的快,转眼几个月就过去了。
落霞与孤鹜齐飞也好,日出江花红胜火也罢,策马红尘踏遍了大半个江山,引来无数迁客骚人的美景终究还是比不过身边那人的盛世美颜。
白玉堂歪着头看展昭,心情似乎十分愉悦,仿佛随时都要哼出小调。
“前面有个客栈。”展昭回眸,伸手捏了捏耗子小巧的前爪,轻呵口气。
“玉堂……今晚便在这儿过夜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白玉堂开始不乐意自己唤他“白兄”了,开始几次没能改过口,这白耗子就跟他冷战。
展昭无奈地抱臂看着闹别扭的小耗子,心中莫名的又有点高兴。
白玉堂有个很好听的名字。
太阳升兮照万方,开阊阖兮临玉堂。
奢华又夺目,仿佛世界上所有最好的都该集于他一身。
就该集于他一身。
“玉堂……”展昭念这两个字的时候语调低沉而温柔,好像在唇舌边千回百转地缠绵过了才静悄悄地从唇畔滑落。
“吱。”
小耗子应声,很是受用地眯起眼睛,漫天星光揉碎在眸子里。
“哟客官,打尖住店?”见有客人,客栈伙计忙不迭迎了上来,招呼热情。尽管目光在触及展昭肩头的小耗子时有那么一瞬间的愣愕,但他很快又收回目光,十分自然地伸手接过展昭手中的缰绳。
白玉堂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若有所思。
展昭笑着:“住店。麻烦小二将吃食送上来。”随口报了几个小耗子喜欢的菜名,开了房一甩包袱向楼上走去。
客栈办事效率倒是挺高,上菜上得又快又齐,没多久就摆了一小桌,确实称得上色香俱佳。展昭见伙计手脚麻利地往桌边摆上一坛尚未开封的酒坛子,不由得一阵讶然。
“这?”
伙计搓着手,满脸堆笑:“掌柜的说了,酒是白送的,客官慢吃。”也不等他回话,急急忙忙带上门出去了。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一眼。
无事献殷勤——玉堂你认识他么?
小耗子一脸无辜地舔了舔爪子,期期待待地看看他,再看看一桌饭食。
——唔,白爷饿了。
这算是……无声的撒娇?
展昭觉得好笑,伸手揉揉小家伙的脑袋。他向来知道白玉堂的吃货行家属性,加上这些天来在逐云追月中并未寻得可以落脚的地方,张大娘临行前捎上的桃花酥也早已吃完,他们只得靠寡淡无味的干粮果腹,想来是委屈了这惯为养尊处优的白耗子——展昭仔细瞧了瞧酒坛封泥,泥封得相当完好,不像是被人做过手脚;加上伙计送饭食过来时他并没有感受到对方的恶意——这额外加送的酒大概不会有什么问题,他一掌拍开封泥,酒香混着桃花清香霎时萦绕了满屋。
是桃花酿。
琥珀色的液体泛开一圈圈的涟漪,里面隐隐倒映着那人面若桃花。
闻到酒香,小耗子抽了抽鼻翼凑了上去,开始绕着酒坛口打转转。
——醇馥幽郁,陈年佳酿。
白玉堂一时也没能想到送酒的是为何人,不过这一出手倒是大方得紧。啊不管了,总之先干为敬!
……
展昭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小耗子脚底一滑,噗通一下掉进了酒液中。
酒坛子不算大,但挺深,对小耗子现在的体型来说足可以称得上桃花潭水深千尺,眼看他在这酒香弥漫的深潭中挣扎两下沉了下去,液面咕咚咕咚冒了几个气泡就渐渐平静下来,展昭眼角一抽,还算及时地将这小家伙从坛中捞了上来。
这旱耗子不会水啊——他还记得自己到陷空岛取三宝那回白玉堂被蒋平淹得脸色苍白如雪了无生气的模样,一缕湿润的黑发卷曲着紧贴面颊,好似枯断孤枝横亘雪地,叫人触目惊心。
被狠狠地灌了几口酒,小耗子晕头转向地甩甩沾在身上滴滴答答直往下淌的酒液,往旁边一歪,四肢大张地伏倒在桌面上。
见白玉堂这回似乎只有醉了的迹象,展昭长松口气,拿起布巾温柔地擦拭小家伙身上残余的液体。
因为染了醉意,小耗子周身的毛皮都泛着一层珍珠色的淡粉,说不出的可爱。醉酒的小家伙翻了个身,圆滚滚的肚皮随着绵长的呼吸一起一伏,展昭觉得有趣,忍不住伸手戳了两下,软绵绵的,手感极佳。
小耗子下意识伸爪抱住展昭的手指蹭了蹭。怀中物事温温凉凉的,抱起来很是舒服,正好给他降降温。
展昭忧心地皱起眉。
错觉吗,怎么白玉堂的体温好像越来越高了……


已至夜深人静时,细碎星光温柔了一小方夜空,却因光线过份微弱而难以到达地面人家。
窗外有一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闪了过来。
他快,自然有人比他更快,不过一个眨眼的功夫,黑影只觉得脖颈一凉,寒意透骨的利刃已然稳稳当当地搭上了脖颈的大动脉。
他抖抖唇抬眼看那人,哎呀好个白衣翩然少年郎!可这会儿刀刃寒光反射在他脸上,衬得他一派眸光凛冽笑意森然,看起来却分明是个玉面修罗!
黑影举手投降状:“唉唉别冲动啊五弟,是我~”
就着刀面反射的光亮,白玉堂也看清了对方的长相,于是收刀入鞘,有些讶异地挑眉轻咦一声。
“智化兄?失礼失礼。”他一掀眼皮,没什么诚意地拱拱手。
智化也不怎么在意,细长的狐狸眼一眯,哥俩好地搭上白玉堂的肩:“看来智爷给的酒效力不错啊,这么快就恢复了~”
白玉堂摸了摸下巴,玩味地啧啧两声:“怪道江湖上这么久不曾传来黑妖狐智化的消息,敢情是跑到这儿当掌柜来了?”——难怪这么闲。
“是甩手掌柜!没想到难得回来一次居然能碰见你……和你家猫大人。”智化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压低了嗓音,“倒是你,冲霄一趟居然变成了这副模样,要不是小伙计知会了爷一声……诶嘿,你还打算保持耗子形态多久?”
襄阳王一案不仅在朝廷里引起轰动,在民间亦被说书人的如簧巧舌传得沸沸扬扬。但故事却戛然而止于白玉堂身闯冲霄夺了盟书平了奸王,后续具体如何在开封府的缄默下无人知晓。
“……那小弟可得在这里谢您一声。”白玉堂眼角一挑,回答得十分敷衍,脸上分明写着“要你多事”四个大字。
啧,他白玉堂要想变回来哪里用得着别人出手!
冲霄一役确实使他元气大伤,但白玉堂这一身丰沛灵力又岂是说散就散的,要想凝炼人形,几个月的修养已绰绰有余。
说到底……不过是他自己愿不愿意变回来的问题。
呆猫蠢猫臭猫不解风情的猫!白玉堂咬牙切齿地想,自打认识他以来就没见这御封的猫儿闲下来过,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想同他喝酒都没地儿找猫影,得到了半夜翻墙才能在开封府的猫窝里逮着这只忙活一天已经满脸倦容的臭猫——大概也只有以锦毛鼠的原形,他才有机会和展昭呆一块儿这么久吧?
智化对白玉堂脸上变化丰富多彩的表情表示叹为观止。
白玉堂斜了他一眼,在心底长长叹气。
猫啊……
锦毛鼠向来活得恣意潇洒,哪里想得到有一天自己竟栽在了一只官家猫儿手中。
栽就栽吧,白爷也认了——
“你这猫儿……有事莫要自己扛着,爷与你同担便是。”
这是他自请夺盟书的初衷,亦是……
白玉堂心中一阵惋惜。其实冲霄前的那个晚上,他最想跟展昭说的是这句话呀。


“……玉堂?”
展昭蓦地坐起,惊出了一身冷汗。原本窝在自己枕边的小耗子不见了??!!!
他伸手一探,小耗子原本呆着的地方已经温度凉透,似乎离开很久了的样子。
白玉堂不可能无故消失……展昭想起小耗子身上突然烧得不正常的温度,不由得更加担心,正打算翻箱倒柜地寻找这不知到哪里去了的小家伙,目光却无意识地落在了搁在一旁的巨阙剑上。
展昭一愣。
自离开开封,他一直将巨阙和雁翎贴身携带着,就寝前也已确认过这一刀一剑成双摆放的位置,可眼下……放置刀剑的角落只剩下一把孤零零的巨阙,乌黑剑鞘光华收敛似在倾诉寂寞。
属于白玉堂的雁翎刀也不见了。
展昭脑子里一片混沌。
行走江湖时必备的警戒让他一向浅眠,倘若有外人入侵他不可能毫无知觉;可这次白玉堂却连鼠带刀地一起消失了,莫不是他自己不愿再留……
展昭不敢往下细想。
于是当白玉堂打开房门时,一只坐在床头脊背僵直看起来格外失魂落魄的大猫一下就占据了他的整个视线。
“猫儿?”
白玉堂诧异地看着展昭,显然是没有想到这只大猫已经醒了。
展昭亦是一脸怔忡。但很快,释然、轻松、惊喜,更多数不过来的复杂情绪掠过他的眼眸,向来古井般幽黑深邃的眼底出现了波动,白玉堂就像突然投入井中的飞蝗石,在平静已久的水面激起波澜。
久违的年轻侠客意气风发地站在门口。白衣人仿佛在浓雾中乍现的惊花,以最明决亮烈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让展昭有点猝不及防,有点……难以控制内心噗噗升腾上来的欢喜。
“猫儿你……怎么了?”白玉堂见展昭一直僵坐着一动不动,声音中不免染上了几分忧虑,加快几步走到他身边。
展昭望着白玉堂面带焦急的脸庞,内心轻叹一声,顺势伸手轻轻揽住他。
对不起,展昭不该这么患得患失。
白玉堂听见对方在耳畔低语,声音轻柔,笑意盈然。
“玉堂……你终于回来了……”
白玉堂一愣,随即愉悦地笑开。他更为用力地回拥了对方,声线清朗。
“对,爷回来了!怎么样,猫儿开心吗?”
自是开心的。
展昭弯着一双猫眸,满室烛火柔光温润了他的眼角眉梢。
智化不甘寂寞地干咳两声,两个大男人搂搂抱抱的真的好辣眼睛噢。
展昭这才注意到屋内多了一个人。黑漆漆一身衣袍,白馥馥一张面孔,一对细长的狐狸眼微微眯着,隐隐闪烁着精光。
“这位是?”
收到展昭疑惑的眼神,白玉堂撇撇嘴,脸上似有嫌弃:“黑妖狐智化。”想了想又补充道,“掌柜的。”
展昭不笨,听白玉堂这么一说立刻就想到了那坛客栈相送的桃花酿,白玉堂这回恢复人形约莫便是托了这位“掌柜的”的福,于是由衷抱拳感激道:“多谢智兄。”
智化大手一挥,乐呵呵笑道:“哎呀别这么说。五弟年幼修炼时可还是在下带着的,就为兄弟之谊,区区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感受到白玉堂催促自己赶快离开的眼神,他摸了摸鼻子,“不打扰你们了,在下告辞。”
“喂,”趁他还没离开,白玉堂出声道,“别把这事告诉我那四个哥哥——”
智化不置可否地耸耸肩,抬手打了个响指,慢悠悠地踱着小步晃了出去。
简直跟四哥一个德性,活像一只狡猾的狐狸。——呸,他本来就是狐狸。
白玉堂正腹诽着用鼻子哼气,便听展昭感慨道,“没想到名鼎江湖的黑妖狐也同玉堂一样……”
白玉堂摊手一笑,“不然你道他为何名号‘黑妖狐’。”说着在桌旁坐下,顺手给自己斟了一小杯之前没喝完的桃花酿。琥珀色的液体在杯中晃荡,他看着这一小杯酒,突然记起自己不久前才拿这酒液作过洗澡水,遂又十分嫌弃地将杯子放下——不喝也罢。
一抬头却发现坐在自己对面的展昭一派欲言又止的模样,白玉堂不由奇了,于是抱着手臂挑起眉:“有什么要对爷说的,现下一块儿说了吧。”
“……”展昭艰难地举起手,指向白玉堂头顶的手指一抖一抖。
怎么办,他说不出口qwq
白玉堂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摸到头顶,触手却是一对小小的耳朵。他猛地收回手。
展昭盯着那对粉白色的小巧鼠耳,它们随着白玉堂的一颦一笑无意识地微微抖动,好像在晨风中悄然冒出的小芽,懵懂而无辜。
呜,顶着鼠耳的玉堂简直可!爱!死!啦!
展昭默默捂起脸,他感觉自己的心肝儿被撩得一颤一颤的。
——智化临走前的那一声响指!
白玉堂恼羞成怒。
他腾地收回那对在空气中招摇的耳朵,拾起放在一旁的雁翎刀,几个纵跃追了出去。
好个黑妖狐,给你白爷爷等着!
展昭看着他追出去的身影步履轻盈身手矫健,不禁莞尔。
随着白玉堂身形舞动,白衣在半空中舒展开来,像流动的浮云,恰如他那不为外物所拘的性子一般——
东方的天空开始泛白。


包拯展开手中信笺开始细看。
信是假期中的展护卫寄来的,内容与往日并无太大差异,无非他所到之地的情况以及一切安好云云。
包拯把视线移到最后的落款上。都道字如其人,展昭字体果真俊秀如竹,不过这回“展熊飞”的一侧却多了几个风骨凛然的字迹,旁边还用寥寥数笔勾出了一只嚣张至极的耗子。
“白玉堂”。
包拯将信笺交给站在一旁的主簿先生,笑道:“展护卫该回来了。”
公孙策将信笺看过一遍,与他对视一眼,也笑。
“是啊,他们该回来了。”


回到开封的第一件事本该先到开封府见过包大人,展昭却被白玉堂不由分说拉到了太白楼,说是不能负了之前的约定。
展昭目瞪口呆地看着太白楼的小二熟稔地端来个腰子形儿的木盆来,半盆水浅浅淹没了活蹦乱跳、足一斤多重的鲤鱼;又照白玉堂的要求鲜串了这金鲤,加了“尖上尖”作料,搭酒一烫——
霎时香气四溢。
展昭单手撑头看白玉堂张口报出一大串无比讲究的做法,开口揶揄:“不知道的人还当你才是猫儿,我这御猫看上去倒名不副实了。”
白玉堂要来姜醋碟,拿筷子往鱼肉上一划拉,夹起鱼肉沾了酱料直直送到展昭嘴边。
“爷这不是在喂猫嘛。”白玉堂轻笑着,“趁热吃,冷了这鱼肉就要发腥了。”


鱼的味道很好。
对面那人也很好。


【End】

评论(12)
热度(120)

© 洛殇 | Powered by LOFTER